花了不到一週的時間,把已經耳聞已久的「追風箏的孩子」讀完了
 (把讀了半本白牙放在一旁兩個禮拜後本以為暫時無法獨大部頭的書了) 二十世紀中的一百年,僅僅只有十二天,沒有戰爭
人們的悲痛如此巨大
尤其是非西方先進國家,如東歐,中東,非洲等~戰亂是生活的一部份

有許多偉大的文學作品都運用了這樣的方法
用虛構的角色表達真實的悲痛
如我很愛的「復活」、「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
作家們用了一個虛構的角色描繪了他所生長的時空背景,應該更進一步說是時代悲劇

而追風箏的孩子
用第一人稱,寫出了阿米爾的故事,和阿富汗這三十多年來的血淚
對我來說,(或許對有些人也是)
要我把從歷史課本去了解一個只會出現在地理課本的名字,真是一件無聊的事
但是,這是真實的
而且是現在,在這個世界的某些人的人生
透過這些小說,我深切的體會到這一點
它不再只是歷史課本的考題,或新聞事件的名詞
從這些虛構的角色
我看到這世界真實的悲痛

    全站熱搜

    archangel02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